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1979年,太平洋影音公司引進24聲道的立體聲卡帶生產設備,此后大量流行音樂以“扒帶”的形式走入千家萬戶。“扒帶”是當年一種特殊的音樂錄制方式,音樂人通過聆聽,將港臺流行歌曲的旋律、配器等一一記下,并重新填詞,再找樂手和歌手來錄制和演唱。

廣東流行音樂始于模仿,卻沒有止步于此。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廣東已經有了經營蒸蒸日上的唱片公司、積累了眾多歌迷的歌手。通過“扒帶”逐漸吸收流行音樂知識的廣東音樂人摸著石頭過河,摸出了原創音樂的門道。真正屬于中國本土的流行音樂,在這片南方熱土上踏出了第一步。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王斯首唱《信天游》專輯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作曲解承強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紅棉杯“十大歌星”合輯卡帶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陳小奇年輕時的工作照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紅棉杯比賽現場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陳珞(左)與畢曉世(右)在新時代唱片公司錄音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1994年,李海鷹(前排左二)、許建強(前排左三)、徐沛東(前排左四)、麥子杰(前排右一)、張全復(后排左一)、撈仔(后排左二)等在新時代錄音室

摸著石頭過河闖出流行音樂原創時代

1

啟蒙了一代人

卡帶市場剛起步時,經常供不應求。在巨大的市場需求下,唱片公司通過“扒帶”推出了數量眾多的卡帶。雖然是未經授權的“翻版”,但作為特殊時期的特殊產物,“扒帶”如同盜火的普羅米修斯,不僅啟蒙了聽眾的耳朵,更滋養了廣東第一批真正的流行音樂人。

“扒”出流行音樂制作竅門

在廣州,最早從事流行音樂錄音的音樂人包括著名的“老三劍客”——金友中、司徒抗、丁家琳,以及張偉才、邱有為等人。他們翻錄了不少香港電視劇主題歌,為內地樂壇打開了流行音樂制作的大門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更年輕的畢曉世、李海鷹等人進入這一行當。當時內地的流行音樂環境仍然十分簡陋:缺錄音器材、缺懂行的樂手、缺流行音樂知識……唯一不缺的就是音樂人靈活的腦筋。由于內地還沒有引進MIDI,音樂人只能手寫譜子,但“扒帶”只靠耳朵聽,寫出來的譜子跟規范的樂譜不太一樣。畢曉世回憶:“我們記了譜,但樂手看不懂譜子,演奏上也不夠有技巧。”

由于錄音技術和樂手水平的局限無法做到同步錄音,畢曉世就利用當時最先進的24軌立體聲錄音機,將不同樂器分開錄音,光是爵士鼓就要錄幾軌。他還記得當年錄音的場景:“鼓手只能分開打:一邊聽著耳機的節拍,先打大鼓和小鼓;然后換另一條軌,聽著自己剛剛打的大小鼓,再來打Hi-Hat(踩镲)。”

畢曉世還跟李海鷹辦了邊防證,去深圳特區看香港樂隊的演出,偷師學會了流行音樂的譜子怎么寫。他們還挖來了一支跟香港樂隊學習過的深圳樂隊,回廣州為歌手呂念祖、黃河錄制專輯。

“扒”出了一批專業填詞人

“扒帶”還催生了一批填詞人。當時,英文、日文等外文歌曲被“扒”到國內,必須把歌詞改寫成普通話,大眾才會感興趣。

音樂人陳小奇便是通過“扒帶”接觸到流行樂。1983年,陳小奇在中唱廣州分公司擔任音樂編輯,他出版的第一首填詞作品是《我的吉他》,改編自西班牙民歌《愛的羅曼史》,演唱者是歌手董岱。陳小奇回憶,當時填詞要盡量健康陽光:“可以有一點小惆悵,但不能太哀傷,太過分就肯定會被斃掉。”作為音樂編輯,陳小奇還得對歌曲的格調嚴格把關:“我印象最深的是引進羅大佑的《是否》,里面有一句‘情到深處人孤獨’,我改成‘情到深處不孤獨’,一改就過了。”

上一篇:“音樂云課堂”將音樂課送到偏遠農村
下一篇:播放背景音樂也要尊重版權

網友回應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女校游泳队送彩金